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应用计算网_滁州站长网 (http://www.0550zz.com)- 国内知名站长资讯网站,提供最新最全的站长资讯,创业经验,网站建设等!
热搜: 2015 技术 系统 手机
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 > 动态 > 正文

暴风昔日"股王"冯鑫跌落神坛 刘诗诗赵丽颖"逃过一劫"

发布时间:2019-07-30 05:57 所属栏目:[动态]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举报
导读:副标题#e# (原标题:冯鑫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 暴风集团市值从400亿跌到20亿 昔日“股王”跌落神坛) 图片来自网络 每经记者 宗旭 每经编辑 王嘉琦 7月28日晚间,暴风集团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
(原标题:冯鑫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 暴风集团市值从400亿跌到20亿 昔日“股王”跌落神坛)

暴风昔日股王冯鑫跌落神坛 刘诗诗赵丽颖逃过一劫

图片来自网络

每经记者 宗旭 每经编辑 王嘉琦

7月28日晚间,暴风集团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而这背后是曾经的“股王”暴风集团早已风光不再,曾高达327元的股价(不复权),如今已不足7元,市值更是从超400亿元降至如今的20亿元,高管、股东早已套现超13亿元。

暴风集团跌落神坛,也不过就短短几年时间。暴风为何会沦落到如今的境地,外界的评论也是众说纷纭。从暴风的发展轨迹,也不难看出一些蛛丝马迹来。冯鑫也说过,因为自己犯下了不少的失误,才让暴风有了现在的局面。这些年暴风集团到底经历什么?

在PC时代,几乎所有人都用过、至少听说过暴风影音这款播放器。

2015年,暴风达到了巅峰。当年3月,暴风集团上市,最初发行价为7.24元,但40天36个涨停。在2015年5月末,股价达到327.01元,涨了44倍,被市场称为“妖股”,市值最高的时候一度超过400亿元。

但这场暴风来得快,去得也快。仅仅4年后,暴风集团不仅业绩亏损严重,还面临着退市危机,公司市值也只剩下20亿元,甚至被视为“乐视第二”。

不过,暴风集团的神话的缔造者冯鑫却没有贾跃亭的“好运气”,今年7月28日晚间,传来了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对目前仍持有暴风集团股票的近7万股民来说,这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而对刘诗诗、吴奇隆来说,这则消息足以让他们惊出一声冷汗——3年前,刘诗诗曾经想把自己所持稻草熊影业股权,以2.16亿元的价格卖给暴风集团,但代价是刘诗诗的业绩对赌承诺和吴奇隆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每年至少出演一部电视剧的约定。“幸运”的是,这项并购被证监会否决,不然刘诗诗和吴奇隆将永远被套牢在暴风集团身上。

实控人被采取强制措施

7月28日晚,暴风集团发布一则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不过,具体原因并没有公布,公司称“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冯鑫的个人微博更新停留在6月5日,而据知情人士介绍,冯鑫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停留在7月15日,分享的是一篇关于不久前上映的《狮子王》的影评文章。

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布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同时,暴风集团还发布了另外一则公告:风迷投资撤销公司在暴风智能董事会1名董事提名权,由此暴风集团将失去对暴风智能的相关经营活动的主导作用,及将丧失对暴风智能的实际控制权。

暴风智能旗下的TV业务曾被冯鑫视为暴风集团真正的未来,但如今暴风智能控制权即将易手,而冯鑫也将面临牢狱之灾,暴风集团未来的出路在哪里?

对于当前动荡的局面,暴风集团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表示,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正常进行。同时,公司积极配合相关部门调查,有消息第一时间公布。

旗下已无可供执行财产

7月24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布了两份执行裁定书,两个案件的申请执行人分别为“北京学之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北京摩柏时空广告有限公司”。

这两份裁定书中均提到,人民法院通过财产调查系统对暴风集团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股权及其他财产进行调查,未发现暴风集团有其他可供执行财产。法院决定将暴风集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

此前,暴风集团曾多次被列为“老赖”。据启信宝数据统计,被上海、北京等地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共计6次,此外还被列为被执行人80次,遭遇股权冻结1次。

当投资者问及公司退市问题,冯鑫表示,目前尚未触及退市条件。但是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的这两份执行裁定书将暴风集团的财务状况彻底展现在众人面前,原来暴风集团竟然“穷”到了无资产可供执行的地步。

暴风集团的经营状况和盈利能力到底有多糟?

根据7月28日晚间的另一份公告,暴风智能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后,暴风集团资产总额仅为5.52亿元人民币,而同期负债总额为5.54亿。也就是说,暴风集团已经资不抵债。

与此同时,暴风集团的业绩也毫无起色。2018年,暴风集团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0.9亿元。

进入2019年之后,情况并没有好转。据公司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披露,预计2019年上半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3亿元至2.35亿元。

遥想2015年3月上市之初,暴风集团颇为风光,曾创40天36个涨停的纪录,市值也一度突破400亿元,被市场称为“妖股”,还一度带动一波中概股回归潮。然而从上述财务数据上来看,如今暴风集团已堕入垃圾股行列。而将暴风集团推入如此境地的,正是当初将其推向巅峰的生态战略。

刘诗诗、赵丽颖“逃过一劫”

2015年5月,上市后的暴风科技提出全球DT大娱乐战略,并在当年完成了VR、TV、秀场、视频、文化等五大业务的布局。2016年6月,成立暴风体育,并将中超、CBA、德甲在内的11项具有超高商业价值赛事版的部分版权收入囊中。

2016年3月,暴风集团计划以10.8亿元购买刘诗诗旗下稻草熊影业的60%股份,包括从刘诗诗处收购12%股权、从赵丽颖处收购0.6%股权,交易完成后二人将分别获得价值2.16亿元和1080万元现金及暴风股票。不过,因估值溢价较高,这笔收购被证监会问询,同年7月被证监会否定。

2016年9月25日,暴风摇滚嘉年华上,暴风集团CEO冯鑫宣布,暴风将坚持N421的战略,立足于影音、VR、TV、体育等四大平台,以DT为核心提升服务效率,优化用户体验,努力打造全新、有趣、不一样的互联网娱乐。

彼时,暴风集团正处于风口之巅,旗下业务涉及诸多热门行业。但是很快,这些业务开始露出疲态。

2016年,暴风魔镜裁员,并进行战略性调整。当时的暴风魔镜CEO黄晓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通过裁员、拆分,可使暴风魔镜能在未来12个月不仅能活下去,还活得很好。但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与人们的愿望背道而驰,2017年一整年暴风的VR业务不仅没能回归以前的辉煌,反而成为暴风集团业绩的拖累。

暴风集团的体育业务跟VR业务命运相似,2018年5月,暴风体育核心员工被曝出陆续离职,到了7月份,暴风体育CEO在集团内部发文,暴风体育进入“冰封期”。2018年,由于暴风参股的上海浸鑫投资项目破产无法收回成本,计提减值1.42亿元。与此同时,对上海浸鑫计提4800万元应收账款坏账减值。

由于VR及体育业务萎靡不振,2018年年初,冯鑫发了一封内部信,明确表示,暴风集团2018年战略是All for TV,聚焦TV业务发展。但是长期以来的低价策略却将暴风集团拖入泥沼之中。

根据暴风集团透露的数据,按照对暴风智能的持股比例,2016年,暴风集团承担其亏损1.03亿元,2017年承担其亏损8746万元,2018年预计承担其亏损1.72亿元。

如果按照暴风集团持股比例应当承担的亏损以及暴风TV 2018年70万的销量,大致可以估算出每卖出一台暴风TV亏损1055元左右。而据此前媒体报道,冯鑫接受采访时曾透露,2016年每卖出一台暴风TV会亏损300~400元。

VR、体育业务的失败,再加上TV业务的亏损,导致暴风集团2018年亏损10.9亿。而如今,曾被冯鑫视为“救命稻草”的TV业务,随着暴风智能控制权的易手,恐怕也会生变。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bqsm@foxmail.com,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